文化收藏
首页 > 文化收藏 > 浏览文章

专家呼吁立法明确陨石归属权 “陨石猎人”众生相

编辑:dianzifengzi 日期:2018年06月29日 浏览: 加入收藏

 专家呼吁立法明确陨石归属权  “陨石猎人”众生相

江少佳的藏品“旺财”是一块重达91千克的阿根廷铁陨石。 图片来源: 《南方都市报》

 

陨石坠落之前,没有人知道它的价值

坠落之后的众生相则几近癫狂:6月1日,云南西双版纳勐海县曼伦村,一颗陨石划过天际,发出一阵强光后,砸中了当地村民的房顶。消息传出,广东茂名的陨石爱好者吕金成第二天就揣着现金,带着仪器,赶往西双版纳去追陨石。到现场后,他发现至少有50个同行闻风而来。

针对眼下的陨石热现象,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朱巍称,当前国内法律对陨石的性质、流通、定价并无明文规定,法律上尚处空白。“建议在法律层面对陨石定性,参考国外陨石市场规则,以规范国内陨石市场”。

 

猎星

除了“跑”得快,还要看运气

吕金成和陨石结缘有好多年了,刚入门的他并不太懂什么是陨石,于是常去家乡附近的山上或者河边捡石头。之后,又在网上系统地学习了陨石知识。因为捡到陨石的概率太小,吕金成在网上看到有价格合适的,就买一些回来研究。现在,他把陨石从爱好做成了一门生意:开了一家陨石工作室,贩卖陨石及其加工饰品。

跟吕金成一样,世界各地追逐陨石的人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陨石猎人”。20世纪70年代,美国已经有十几个专业人士寻找和买卖陨石;20世纪90年代末期,陨石作为商品在交易会和网上出现。但在国内,陨石交易和收藏的历史并不长。

吕金成告诉记者,国内陨石热始自2013年俄罗斯的一场陨石雨。2013年2月15日,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州发生天体坠落事件,伤及1200多人。陨石随之被炒热,价格也自此攀升。

在吕金成看来,全世界掉陨石的概率都是平均的,但保存和找到陨石则未必,要受当地的环境等因素影响。在国内,新疆气候条件干燥,以戈壁滩为主,适合保存陨石。“如果掉到无人区或者丛林里,就不好找了”。

吕金成的第一块陨石就是在新疆找到的。前年在新疆火焰山,他找到了两块铁陨石。“不过那是发现型陨石。”吕金成解释,陨石按照发现方式分成发现型和目击型,如果有人看到陨石坠落,有准确的掉落时间和坐标,就叫做目击陨石;而发现型陨石则是很久以前掉下来的,最近才被人发现,“目击型一般比发现型要贵很多”。

当时在新疆,吕金成得知发现陨石的消息时,已经比其他人晚了几天,最后只带回两块小的。

“其实,找陨石完全要看运气。”吕金成觉得,运气很重要,找陨石的过程相对说来很轻松,他一般只带手机就够了。一旦听说有陨石坠落,他就会和其他陨石猎人定个坐标,推算掉落的方位,要算一算大的坠在哪里,小的又在哪里。一次猎星之旅最短10天,一般要两个多月。最长的一次,吕金成整整3个月都待在村子里。

想找到陨石并不容易。去年10月,香格里拉地区发生火流星坠落事件,“追星”队伍浩浩荡荡向该地进发。当时,吕金成也赶往了现场,但没有收获。随后在西安,也有目击陨石降落的消息,于是他奔赴而去,10天之后,同样空手而归。

 

生意

“猎人”追捧,陨石价格翻番

现在,吕金成只有收到坠落陨石的准确消息后,才会到现场搜石,就像这次的西双版纳之行。如今,他做上了陨石生意:除了碰运气找陨石,更多的是想从村民手中买陨石。之后,再放到自己的陨石工作室出售。

陨石对吕金成来说,不仅仅是爱好。西双版纳的陨石砸到了村民的屋顶,被捡到的概率随之增大。刚到的那几天,一旦听说有村民捡到陨石,吕金成就会立即上门看“货”,谈价格。其余时间,他会坐在每个村最中心的广场上,秤、工具和石头就摆在旁边,等待着来交易的村民。

陨石搅动着宁静的村庄。网传的一段现场视频里,一位白发村民站在陨石坠落附近的甘蔗地里,叉着腰,对当地村民呼喊着:“继续找!继续找!一克一万元,60克60万元。”

哄抬的价格让整个村庄躁动起来,房前屋后,甘蔗地里,山坡林间,越来越多的村民加入到找陨石的行列中。

找的人多了,吕金成觉得,越来越难收到陨石了。随着一批批“陨石猎人”涌入村庄,村民们也开始顿悟,“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宝石”。“无论卖多少钱(村民)都觉得亏了。”吕金成告诉记者。

陨石的实际价格并没有村民想象的那般离谱。吕金成说,一般收货都在“一两百元一克”,会根据成色、特征、破损程度有所浮动。与品种也息息相关,较为常见的品种远不能达到村民开的价格。而这次的陨石,吕金成说:“虽然国际命名还没确定,但根据经验看,属于比较普遍的品种。”

有时候,几个陨石猎人会看中同一块货。村民捡到石头时,会找很多“陨石猎人”出价,一轮又一轮,价格也随之被抬高。

西双版纳并没有给吕金成带来太大的惊喜,有时候,一整天都一无所获。云南的雨季潮湿,每天鞋子上都沾满了泥泞,吕金成打算等雨季过去,水稻收割之后,再去看看还有没有陨石露出地面。

吕金成说,自己工作室的买家多是陨石爱好者。有一两次,他也碰到购买陨石饰品送给伴侣的人,“可能他们觉得这是天上的星星吧”。

 

收藏

有人开博物馆,普及陨石知识

在陨石圈,既有像吕金成这样的“陨石猎人”和生意人,也有纯收藏者。广州番禺的江少佳、彭文轻和古英华收藏陨石多年,在圈内被称为“番禺三少”。在番禺,江少佳为他的50多种珍稀陨石藏品建了一家私人陨石博物馆,想让更多的人认识陨石。

江少佳的陨石王国隐藏在番禺区某高档小区,博物馆还未完全布置好,一进门,便是江少佳最珍爱的一件藏品:一件91千克的阿根廷铁陨石,这块陨石形似一只卧倒的狗,又像一个弓着身子的人,十分难得。

“番禺三少”不猎星,也不关心陨石的价格涨跌,他们的陨石大多购自国际市场。上述阿根廷铁陨石就来自美国图森市场。他们开博物馆初衷,是想科普陨石知识。

彭文轻管理着好几个陨石爱好者QQ群,每天都有很多人拿着石头的照片,向他咨询是否陨石。“大部分一看就不是”,彭文轻告诉记者,很多陨石爱好者并不具备基本的陨石知识,很容易上当受骗。

“想收藏陨石,先掌握知识。”江少佳认为,首先要了解地球上的石头。在他的私人博物馆内,有关地球岩石和陨石的资料放满了一个大袋子。一本由中科院地球化学研究所广州分部陨石与天体化学研究室主任王道德编写的500多页的《中国陨石导论》,是他时常看的书。

“番禺三少”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江少佳做地产工程,彭文轻做珠宝生意。因为喜欢陨石,三人成为好友。“玩陨石,最重要的是心态。”彭文轻说,对他们来说,并不关注陨石的价格,“稀有陨石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

国内陨石收藏越来越热,“番禺三少”担心,真正懂陨石的人并不多。江少佳筹备的这间博物馆,希望能帮到那些陨石爱好者。

据《南方都市报》


关于陨石的几点疑问

陨石的所有权归谁?买卖犯不犯法?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朱巍对此进行了解答。

1.找到陨石归谁所有

朱巍表示,由于陨石是天外来物,不属于文物,所以可做无主物判定,即“谁捡到归谁”。此外,在我国《地质遗迹保护管理规定》中提及,具有重大科学研究和观赏价值的陨石等奇特地质景观应当予以保护。

2.陨石可否买卖

朱巍认为,国内法律目前对陨石的性质和归属并无明确规定。如果把它划分为文物,那显然是不能进行买卖流通的;如果按照矿藏,但陨石是天外来物,不应属于矿藏。如果按照无主物的划分,则可以按照物权法中“先占先得”的原则,那么除了一些有特殊性质的陨石,是可以买卖流通的。

3.买卖和收藏有何区别

朱巍称,买卖和收藏是有差别的。陨石分很多种类型,根据《地质遗迹保护管理规定》,有特殊科学价值和观赏价值的陨石,应当作为景观特殊保护,只允许限制流通。而限制流通并非不能交易,是指在交易时要遵守一定规则,比如是否允许出境交易。

另外,当前国内法律对陨石的性质、流通、定价并无明文规定,法律上尚处空白。朱巍建议,应当在法律层面对陨石定性,参考国外陨石市场的规则,以规范国内陨石市场。

据《南方都市报》

新闻资讯生活频道柳州周边游记攻略

运动户外爱心公益精选阅读文化收藏

户外

分享按钮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0条评论

★ 柳州人的休闲生活!★

美丽柳州 © 2000-2018 版权所有

备案:桂ICP备09010036  微信公众号:mllz801